罗萨斯

编辑:颔联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7-10 10:59:17
编辑 锁定
胡安·曼努埃尔·德·罗萨斯(Juan Manuel deRosas1793-1877年)阿根廷省长时代的霸主,南美第一个考迪略。出身于大农牧场主家庭,1827年任布宜诺斯艾利斯省武装部队总司令。1829~1832年在联邦派支持下任省长。1833~1834年发动讨伐南方印第安人的荒漠远征。1835年再度任省长,被授予无限权力,建立起20年的专制统治,并享有以联邦名义宣战或媾和的全权。全国各省实际上都处在他的控制之下。1839年派兵侵入乌拉圭,1843~1851年围攻蒙得维的亚。1852年2月3日在卡塞罗斯战役中被乌尔基萨领导的反布宜诺斯艾利斯省联军击败,逃亡英国。
中文名
胡安·曼努埃尔·德·罗萨斯
外文名
Juan Manuel deRosas
出生日期
1793年
逝世日期
1877年
主要成就
阿根廷省长时代的霸主,南美第一个考迪略

罗萨斯时代背景

编辑
十九世纪初期阿根廷的民族解放独立运动,虽然推翻了西班牙殖民统治,但并没有使阿根廷的社会经济发生根本变革。独立后的几十年间,极权派与联邦派之间进行着长期的激烈斗争和内战。极权派主张建立强有力的中央集权国家,联邦派则要求实行联邦制,让各省保持广泛的自治。联邦派基本上是各地封建地主的代表,各自掌握一定的军事力量,把持着地方政权,自立关卡,形成割据局面。1827年以极权派代表里瓦达维亚为首的国民政府垮台后,这种割据局面进一步加剧。罗萨斯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作为联邦派代表人物登上政治舞台的。

罗萨斯建立独裁

编辑
罗萨斯于1793年3月30日出生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一个大地主家庭。正当罗萨斯的青年时代,爆发了1810年的阿根廷五月革命,开始了反对西班牙殖民统治的独立战争。罗萨斯几乎完全置身于这场革命运动之外,专心经营自己的牧场,并于1815年开办了阿根廷第一家腌肉厂,聚敛了巨大财富。他没有高深的学历,喜欢穿着高乔人的装束,骑着马在草原上游荡。1813年,他将自己的和邻近的庄园中的印第安人、高乔人和黑人编成一支地主武装,以防止南部印第安人对庄园的侵袭。1820年,罗萨斯初次在政界露头,率领这支武装参加罗德里格斯领导的布宜诺斯艾利斯政府反对内地首领的斗争。多雷戈于1827年任布宜诺斯艾利斯省长时,罗萨斯被任命为全省武装力量总司令。1829年,罗萨斯被选为省长。当时,省长由省立法会议选举产生,任期3年。1832年罗萨斯任满后又继续当选。因省立法会议不同意授予他无限权力,他拒绝就任,仍担任武装力量总司令。
当时,布宜诺斯艾利斯省以南为印第安人居住地区。1833年,罗萨斯率领军队进行所谓“征服荒漠”运动,对南部印第安人大张挞伐,一直打到内格罗河,占领了大量土地。除他本人占取60里加土地外,其余土地都分给了他的追随者,因此他被吹捧为“荒漠英雄”。与此同时,在他的妻子恩卡拉松·埃斯库拉帮助下,成立了“人民复辟社”,即通称为“玉米棒”(“mazorca”实际意思是“更多的绞架”)的恐怖组织,发动了复辟运动。这场运动在天主教会势力的积极参与下,打出“宗教万岁!”“复辟万岁!”“杀死异教徒!”等口号,煽动大批暴徒上街闹事,公开辱骂省长巴尔卡塞及其部长们,称罗萨斯是“执行上帝意志的人”,“恢复法律的人”,先后逼使持温和立场的联邦派人士巴尔卡塞和维亚蒙特辞去省长职务,为罗萨斯专权廓清道路。1835年4月,在省立法会议同意授予他无限权力以后,再度就任省长,直到1852年被乌尔基萨推翻而流亡英国。此后,罗萨斯一直在英国经营牧场,1877年3月14日死于英国南安普敦

罗萨斯恐怖统治

编辑
罗萨斯是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地主、大商人和教会势力的政治代表,公开以“复辟派”自诩,否定里瓦达维亚所推行的改革。他为确立和巩固自己的独裁统治所采取的一系列措施,充分体现了他的政治思想倾向。
罗萨斯推行有利于大地主阶级的土地政策,先后将约90万公顷国有土地分配给自己的家族、亲戚和追随者,将400多万公顷业已出租的国有土地出卖,从而废弃了里瓦达维亚实行的长期租佃制,为地主阶级兼并土地开了方便之门。1848年,布宜诺斯艾利斯省825户地主占有土地达52,000平方英里。土地高度集中,加上停止移民入境等措施,直接影响了农牧业生产的发展。罗萨斯还关闭了极权派创立的国家银行,滥发纸币以弥补政府大量的预算赤字。由布宜诺斯艾利斯垄断进出口贸易与河流航运,严重损害了其他省份的经济利益。
里瓦达维亚执政时曾将天主教会的什一税和僧侣对僧侣的司法裁判权取消,建立了国家对教会的监督,打击了教会势力。罗萨斯为了取得天主教会的支持,满足教会的复辟愿望,恢复了上述被取消的特权,并授权教会管理学校教育和开设神学课程。布宜诺斯艾利斯省的教育事业在教会以及警察的管理下急剧衰落,1830到1850年,各类学校由114所减少到35所,学生由5,000人减少到2,000人。罗萨斯还恢复了耶稣会组织,利用教会势力进行欺骗宣传,蒙蔽许多高乔人、黑人和印第安人为他卖命。
罗萨斯政府以实行恐怖统治而出名。他认为,“当在平民阶级中对秩序的尊重和对无期徒刑的害怕日渐消失时,只有特别权力才能使上帝和法律的意志得到实现,才能使人尊重资本和资本的所有者”。他表面上宣扬法律秩序,实际上,“谁不和我在一起,谁就是我的敌人”。在罗萨斯统治期间,有两万多人遭到杀害,财产被没收。凡是具有进步思想的知识分子和政治家都受到迫害,乌拉圭、智利和玻利维亚等国成了反对罗萨斯独裁的人士流亡的中心。罗萨斯政权还将居民按不同政治倾向进行分类登记,由特务组织加以监视;极力煽动对极权派的仇恨,禁止使用代表极权派的浅兰色,规定人们的衣着、家庭装饰等都要用标志联邦派的红色,并胁迫人们对罗萨斯宣誓效忠。

罗萨斯外交政策

编辑
在国际方面,当时英国和法国都极力想取代西班牙控制整个拉普拉塔河地区,以取得原料供应地和商品销售市场。罗萨斯采取了投靠英国的政策,在他统治时期,英国不仅是阿根廷的主要贸易伙伴和债权国,而且,英国于1833年侵占了贝尔维纳斯群岛。英国的投资与地产不断增加,据统计,1840年,布宜诺斯艾利斯省的193户大地主中,1/4是英国人。但罗萨斯与英国政府之间曾在乌拉圭的问题上发生过利害冲突。法国于1837年要求罗萨斯政府给予法国侨民免服兵役的特权,加之1836年罗萨斯对经由蒙得维的亚运来的外国商品课以25%的高额关税的法令激怒了法国,法国遂于1838年3月封锁布宜诺斯艾利斯,给阿根廷造成巨大损失。1840年在英国斡旋下,罗萨斯不得不基本上满足了法国的要求,封锁才解除。

罗萨斯好战而亡

编辑
罗萨斯怀有兼并邻国的野心。1838年,乌拉圭发生政权更迭。1839年,罗萨斯在前乌拉圭总统奥里维的帮助下,派遣军队到乌拉圭去,企图推翻弗鲁克图奥索·里维拉总统,兼并乌拉圭。1843年2月,奥里维带军队围困蒙得维的亚,罗萨斯派出一支舰队协助奥里维,因而引起英国和法国的干涉。1845年,英、法两国封锁布宜诺斯艾利斯,目的之一是防止乌拉圭落入阿根廷之手,同时还要求罗萨斯开放巴拉那河等河流自由航行。后来,罗萨斯先后与英、法议和。1851年,巴西也派军队侵入乌拉圭。这场相互争夺乌拉圭的战争直到罗萨斯垮台才结束。此外,罗萨斯还于1837年发动对玻利维亚的战争,主要是想占有独立战争前原属于萨尔塔省的塔里哈地区。由于罗萨斯当时在国内处境不利,这场战争没有大打,双方于1839年媾和。罗萨斯还拒不承认巴拉圭的独立。
罗萨斯政权长年的恐怖统治,内外战争,使国库空虚,人民深受其害。罗萨斯的统治越来越不得人心,极权派和联邦派之间开始出现联合反对罗萨斯独裁统治的趋势。当罗萨斯的统治日趋动摇时,恩特雷里奥斯省长胡斯托·何塞·德·乌尔基萨积极联合各省反对罗萨斯的势力,并争取巴西、乌拉圭、巴拉圭等国的支持,壮大自己的力量。1852年2月3日,在巴西和乌拉圭军队的参与下,乌尔基萨的军队与罗萨斯的军队在卡塞罗斯山一战,罗萨斯全军覆没,使长达23年的罗萨斯政权就此结束。

罗萨斯复杂评价

编辑
多年来,阿根廷以及其他一些国家的史学界对于罗萨斯的历史作用一直争论不休,众说纷纭,毁誉不一。肯定罗萨斯的人的主要论点有三:一是认为罗萨斯在国家动乱的年代以强有力的手段建立秩序是必要的;二是他实现了全国各省的团结;三是他反对了外来侵略,是一位爱国者。否定罗萨斯的人则认为,罗萨斯是一个压迫和愚弄人民、残酷镇压进步力量的暴君。他所要建立的是布宜诺斯艾利斯少数大地主、大商人对全国的统治,是恢复殖民地时代的旧秩序,而不是各省平等联合的联邦国家。他不但没有反对外来干涉,而是对外国人卑躬屈膝。1840年曾提出将马尔维纳斯群岛交给英国抵债,1852年与乌尔基萨作战之前曾请求英国公使出面争取巴西的支持,答应把乌拉圭让给巴西,并用自己的军队帮助巴西帝国镇压巴西的共和党。我们应该根据当时的历史条件来考察。阿根廷独立后,极权派提出的建立中央集权国家等主张,客观上反映了新兴的资产阶级要求,为资本主义的发展创造了条件。里瓦达维亚采取的许多措施具有资产阶级改革的进步意义。不过,当时阿根廷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并不发达,资产阶级的力量还很弱小,而封建地主和教会的势力却根深蒂固,英、法等国又急欲变阿根廷为其经济附属国。在这样的历史条件下,资产阶级的改革要求归于失败和罗萨斯地主教权派统治的建立都有其历史的必然性。无疑,罗萨斯的独裁统治加强了地主阶级和教会的地位,进一步巩固和发展了封建大地产制度,阻碍了生产力的发展。但是,罗萨斯基于要建立自己对于全国的独裁统治,不仅残酷镇压极权派,同时也尽力打击和削弱各省地方封建势力,取消各地税收关卡,由布宜诺斯艾利斯省统制对外贸易与内河航运。这些措施客观上有助于消除封建割据局面,阿根廷从十九世纪五十年代起逐步结束长期分裂局面而实现国家统一与此不无关系。对于罗萨斯的对外政策,一些对罗萨斯持否定态度的历史学家往往只是批评他投靠英国和对法国的让步,而很少批评罗萨斯企图并吞邻国的野心。相反,在罗萨斯政府和法国的关系方面,阿根廷毕竟是处在被侵略的地位,而罗萨斯对法国的态度却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维护国家主权的立场。因此,联系当时的历史条件,综观罗萨斯政府的全部内外政策,对罗萨斯这样一个历史人物是需要采取科学分析的态度来加以评价的。
词条标签:
外国历史 人物